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唐钧给这位数典忘祖取民族虚无主义的洋奴才讲了一个有个关于爱因斯坦的小故事,说是有人动员了100多名“科学家”联署反对爱因斯坦及其相对论,爱因斯坦笑曰:如果真理真在他手中,他一个人反对我便足矣,哪里用得上100人。

  王张谬说中医“不科学”,在这里他又显得多么的无知。他不知道中医是经过几千年无数医家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聚集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数亿万人次的治疗经验总结最终形成的,从而在临床实践中行之有效。这样一门理论积淀,难道还不及几百人几个月最多几年的研究更科学?他更不明白中医是一门多么高深复杂的理论,为其如此,即是当代最著名的科学家和医学科学家也只能窥其冰山一角,无法解释它所阐述的人体全部生命规律。中医的阴阳、五行、脏腑、气血等术语,既古老又深奥复杂,使得只懂现代医学理论者很难对号入座。这些术语描述的都是人体所处的功能状态及其动态变化,对这些功能状态的描述,在现代医学中没有一个术语能够代替,因为现代医学还没有认识到这个整体层次,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国学者至今无法解释中医理论的根本原因。没有精通中医理论的精髓实质,就不俱备初步揭示中医理论的知识基础。中医、中药、针灸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中医针灸治病具有见效快,治疗范围广,经济方便,无毒副作用等优点,时至今日,现代医学日新月异,但仍对这些疾病查治乏术,中医、针灸却能在这些方面大显身手。在2003年的抗非典过程中,加服中药后患者死亡率大幅度下降,引起世界卫生组织的高度重视。中医中的中药、针灸、推拿等疗法的治病效果都是西医无法代替的,可以说,如果离开了中医,人类就会因许多疾病无法医治而饱受煎熬。西医在药物疗效不佳时,总是千方百计地从中药中提取有效成分寻找出路,或干脆使用中成药来给患者服用的事实,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中医药的疗效。经西医久治不愈的患者,中医在短期内就能收到明显的治疗效果。就人体生命科学而言它也比现代医学理论创立更早,且更先进。它核心理论不仅是科学的,而且完全可应用现代科学理论来解释,它的踪迹在现代科学理论中随处可见。这里所说的现代科学理论,除全部西医基础理论和临床理论外,还包括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系统学、气象学、心理学、运动学等学科。难怪中科院朱清时教授说中医是后现代科学的理论基础,它的科学理论恰恰是走在时代最前列的。钱学森老前辈更明白无误地断言:“医学的方向是中医,不是西医,西医也要走到中医的道路上来。中医可能引起医学革命,而医学革命可能引起整个科学革命。”历史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中医中药不但繁衍了中华民族,也为人类防病治病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与身为炎黄子孙的王张谬叫嚣要中医退出中国医疗体制相反,国际社会却十分推崇,广受各国欢迎,其理论甚至被推崇为现代系统论的鼻祖之一,中医中药在当今世界的影响正在日益扩大,有的国家甚至给予立法进行保护。翻阅美国历史资料,1973年4月19日,中反对派说针灸治病不科学,古老的理论无法验证(指阴阳经络学术)等论调,陆易公先生在内华达州立法院内据理力争指出只有